黃炎培職教思想對職教“頂層設計”的現實意義

作者:董奇 雷正... 來源:《職教論壇》 發布時間:2016-06-22

十七屆五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于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二個五年規劃的建議》[1]首次提出了“頂層設計”的思想,當時的表述是“重視改革頂層設計和總體規劃”, 在其后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又明確提出了加強改革頂層設計,在重點領域和關鍵環節取得突破的要求。在國家經濟建設和社會發展中用“頂層設計”的思想指導實踐日益得到各界共識。同樣,在我國教育改革進入關鍵階段, 局部的改革無法從根本上改變教育的面貌。在這樣的背景下,“頂層設計” 將成為新時期全方位、系統化教育改革的指導思想。職業教育相對其他類型教育而言,面臨更多的問題、困難和挑戰,教改的任務也更為艱巨、復雜和繁重。諸如職業教育的吸引力、職業院校生源的質量、深度進行校企合作、有效培養高技能人才、合理配置教育資源、畢業生待遇和社會地位等問題, 均非職教一家所能解決,必須納入國家改革與發展的“頂層設計”大框架下來解決。

一、“頂層設計”的提出和要義

最近修訂的《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2010-2020 年)》提出,要建立“政府主導、行業指導、企業參與”的職業教育運行機制,“頂層設計”是優化職業教育運行機制的根本出路。

“頂層設計”概念源于工程技術行業,如在航空、航天、水電、核電等大工程中,需要進行頂層設計。后來該概念從自然科學領域被引入到社會科學領域,現中央將其用于我國的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事業。“頂層設計”一詞的英文是“top-down”,即從最高層開始, 站在一個戰略制高點上縱覽全局,確立欲實現之目標后,從上到下一層一層去設計相應的部分。“頂層設計”是國家全局性的宏偉規劃,涉及政治、經濟、文化、教育和人們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顯然,職業教育也必須納入“頂層設計”的框架,否則,局部性的改革既難以滿足職業教育本身的可持續發展,又不能與國家“頂層設計”的宏大規劃相協調。然而,職業教育“頂層設計”的指導思想的抉擇是關系其成敗的關鍵。縱觀我國近百年來職業教育的發展歷史, 梳理職業教育的理論成果,可以發現黃炎培職業教育思想具有高屋建瓴、統領全局的劃時代意義, 無愧為職業教育思想之集大成者。所以,在“頂層設計”的思路下改革職業教育,以黃炎培先生的職教思想為指導相信經得起歷史的檢驗。

加強“頂層設計”對于辦好職業教育的必要性和重要性已經被一些地方性的實踐所證實。民盟中央副主席李重庵答記者問時談到,全國人大教科文衛體委員會最近到新疆調研發現,新疆加強省級對職業教育的統籌, 成立職業教育領導小組辦公室,這個辦公室和自治區的就業辦公室合起來辦公,改變由教育部門孤立地管、孤立地辦或者以教育部門為主來管、來辦的狀況[2]。新疆的嘗試無疑為職業教育“頂層設計”提供了可供借鑒的經驗。

二、職教“頂層設計”的核心理念———愛國主義

黃炎培先生的職教思想,就像一座富礦,有著歷久彌新的寶藏,對我國當前職業教育發展進入關鍵時期,在“頂層設計”思想下對職業教育作全面思考和規劃時有著深刻的現實意義。

黃炎培先生職業教育思想的核心是“愛國主義”。“愛國主義”是職教不朽的靈魂,也是職業教育“頂層設計”必須遵循的核心思想,這是由職業教育的性質和培養目標所決定的。黃炎培對學生的要求是:“人人須勉為一個復興國家的新國民, 人格好,體格好,人人有一種專長,為社會、國家效用。”[3] 他認為職業教育的目的是“為個人謀生之準備、為個人服務社會之準備、為世界、國家增進生產力之準備”。[4]

黃炎培先生特別強調“求學為服務,服務勿忘愛國”,要求學生投身到政治運動中去,把職業教育與國家興亡盛衰聯系起來,從中我們可以真切地感受到黃炎培先生赤子般的愛國之心和立志“教育救國”遠大理想。黃炎培常說:“我愛朋友,更愛國家”,始終把國家、民族的利益放在首位;他經常教導學生“理必求真,事必求是,言必守信,行必踏實,利居眾后,責在人先”等等,這一切,都折射出黃炎培先生強烈的愛國主義精神。

黃炎培先生認為,“僅僅教學生職業,而于精神的陶冶全不注意”,是把一種很好的教育變成“器械的教育”,只能是改良藝徒培訓,不能稱之為職業教育。“職業教育,將使受教育者各得一技之長,以從事于社會生產事業,藉獲適當之生活;同時更注意于共同大目標,即養成青年自求知識之能力、鞏固之意志、優美之感情,不惟以應用于職業,且能進而協助社會、國家,為其健全優良之分子也。”

今天,我國已經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被洋槍洋炮叩開國門的屈辱歷史一去不復返了。但是,在取得經濟發展巨大成就的同時不可否認還存在許多憂患和挑戰,愛國主義仍然具有特別重要的意義。在經濟全球化和世界政治經濟格局風云變幻的形勢下,改革開放不僅帶來了經濟的發展,也帶來了多元的價值觀和各種思潮,也滋生出極端自私自利的個人主義、拜金主義和享樂主義的價值觀,在其影響下,不少人將個人利益放在了首位,早將國家利益拋到了九霄云外。有人在國際經濟貿易活動中為了個人的蠅頭小利不惜出賣國家利益,也有貪官侵吞了國家和人民千萬上億的巨款潛逃國外;還有奸商只顧自己賺錢不顧環境的污染、百姓的死活等等。這些人的見利忘義行為給國家和人民造成了極大的危害,正如孟子所說:“上下交征利,則國危矣”。

令人擔憂的是,神圣的教育領域也被物欲橫流和拜金主義的價值觀污染和侵蝕。不是有北師大教授對其學生稱“沒有四千萬,就不要來找我”嗎? 無獨有偶, 不是還有云南財經學院開寶馬的副教授,對別人介紹經驗稱,將全副精力花在教書育人上是自毀前程嗎? [5]教育領域的污染已經影響到了下一代,如廣東不是有一六齡童稱長大要當貪官[6]嗎?黃老所說過的“不知做人之道,必將成為自私自利之徒,更違教育之本矣”。

面對我國當前的國情,要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惟有高舉愛國主義的旗幟。黃炎培先生的精神,正是愛國主義精神的集中體現。這不僅是黃炎培先生留給職教界,也是留給我們中華民族最寶貴的精神財富。當前,我國在進行教育改革的“頂層設計”時,無疑必須將愛國主義教育放在首位,背離了愛國主義的宗旨,培養的學生本領再大,但不效忠于自己的祖國,無疑是教育最大的不幸與失敗。

三、職教“頂層設計”的基本框架———大職教觀

黃炎培先生抱著救國救社會的一腔熱血創辦了中華職業教育社,他相信興辦職業教育是“救國救社會唯一辦法”。然而,在嚴酷的社會現實面前,他的希望破滅了,這使他清醒地認識到:社會是一個有機的整體,“在腐敗政治底下,地方水利沒有辦好,忽而水,忽而旱,農業是不會好的。在外人強力壓迫底下,關稅喪失主權,國貨輸出種種受虧,外貨輸入種種受益,工業是不會好的”。“農工業不會好,農工業教育哪里會發達呢?”[7]在國家飽受帝國主義列強欺凌和壓迫、積弱積貧、政治動蕩的時代,職業教育自然也無法辦好。社會現實使黃炎培意識到,“只從職業學校做工夫,不能發達職業教育;只從教育界做工夫,不能發達職業教育;只從農工商職業界做工夫,不能發達職業教育。”[8]基于這一認識,黃炎培在1925 年提出了“大職業教育主義”方針,他認為,“辦職業學校的,須同時和一切教育界、職業界努力的溝通聯絡;提倡職業教育的,同時須分一部分精神, 參加全社會的運動。”[9]“大職業教育主義”方針,是黃炎培職業教育思想的發展和深化。它克服了單純就職業教育辦職業教育的缺陷,把興辦職業教育納入了整個社會發展的運行機制之中。他呼吁“提倡職業教育的同時,須分一部分精神,參加全社會的運動”[10]。黃炎培先生“大職業教育”的思想,深刻地揭示了職業教育與國家政治、經濟等多方面的關系,為“頂層設計”提供了許多有益的啟示。

在“頂層設計”的框架下進行職業教育的改革,不可避免要涉及教育與社會的關系、教育與職業的關系,以及職業與道德等關系,這一些我們都能從黃炎培先生所倡導的“大職業教育主義”思想中找到合理的解決方案,在大職業教育的框架下認識職業教育,呼吁全社會有識之士來關心、支持和興辦職業教育,凈化社會風氣,蕩滌鄙視普通勞動和鄙視職業教育的陳腐思想, 不失為重新贏得職業教育吸引力的良策。“大職業教育”的根本宗旨是使職業教育“社會化、科學化”,把興辦職業教育與國家富強緊密結合,針對中國國情開創現代職業教育新局面。

所以,在進行職業教育的“頂層設計”時,黃炎培先生的大職教思想依然有著十分重要的借鑒作用和現實意義。

四、職教“頂層設計”的思想基礎———勞工神圣

黃炎培先生在興辦職業教育的實踐過程中,提出“勞工神圣”的理念以及“手腦并用、做學合一”等職業教育的指導思想和教學原則。

面對當時社會崇尚“學而優則仕”,重勞心、輕勞力的積弊,黃炎培先生提出了“勞工神圣”的口號,對當時社會上輕視勞動人民的傳統思想進行了無情的批判和鞭撻。黃老曾經說過:“人人都要希望在中國社會民眾中做主要的人,不愿作平民或普通的人,只期作軍閥、土豪、劣紳等特別的人,果如此,則中國危矣。”[11]

八十多年過去了,輕視普通勞動、鄙視職業教育的思想依然在人們的頭腦中根深蒂固,且有愈演愈烈之勢。當前,職業教育沒有吸引力是不可回避的事實,個中當然是有許多原因的,然而其中最重要的原因便是社會上鄙視勞動的思潮,特別是鄙視以體力為主的勞動。“官本位”、“老板熱”、“明星熱”等對職業教育的沖擊是無可否認的。黃炎培先生當年的話就像針對今天的時弊而言。“頂層設計”的首要任務就是要從制度設計上改變普通勞動者低人一等的狀況,提高臟、累、危險性大的崗位的待遇。其實,在發達國家從事重體力勞動的崗位收入不菲已司空見慣。在我國邁向現代化的進程中,縮小腦力和體力勞動的差距,形成勞動光榮的氛圍是“頂層設計”的必然要求。黃炎培先生還敏銳地洞悉到實業教育中重理論輕實習的傾向,認為這“非教以農工商之技能,乃教學生讀農工商之書”,他強調“職業教育的目的乃在養成實際的、有效的生產能力,欲達此種境地,需要手腦并用。”[12]堅持“手腦并用”,就能用智慧和雙手去創造社會財富,發展生產力,這是教育與生產勞動相結合的關鍵因素。“做學合一”源于杜威先生的“做中學”思想,它是對該思想的發展與融會貫通。“做學合一”用黃炎培先生的話說就是“一面做,一面學;從做里求學,從隨時隨地的工作中間求得系統的知能”。[13]要獲得真實學問,必須在書本以外,“就各人環境的接觸,或生活的需求,研究最適當的處理方法,這就是真實學問”。[14]因此,只有“理論與實習并行”,“知識與技能并重”,才能培養出社會所需要的從業人員。黃炎培先生認為“今科學之昌明,皆人類手與腦二者聯絡發達之成績”,“故手、腦二者聯絡訓練,一方增進世界之文明,一方發展個人天賦之能力,而生活之事寓其中焉。”他還認為“手腦聯合訓練, 確是人類生活教育上最基本的工夫”;“手腦聯合訓練, 適合青年期身心發展的自然要求”因此,黃炎培先生親自制定了他所創辦的中華職業學校的教育方針是“雙手萬能”、“手腦并用”, 體現出他現代職業教育理論的最基本的教學原則。

今天, 職業教育的課程改革進入了攻堅階段。改革的重心依然是理論與實踐的多寡、取舍與融合。黃炎培先生的“手腦并用、做學合一”的教學原則為我們今天職教的課改指明了方向。“手腦并用”就是告訴我們實踐知識和理論知識并重, 只動手,不動腦,只是機械地模仿,只能學到簡單的技能,無法使得知識與技能融會貫通;“做學合一”則告訴我們要帶著問題學、要學習生產實踐中用得著的知識,知識為指導實踐服務,實踐經驗反過來強化所學的知識。

當前, 我們職業教育的課改往往左右搖擺,不是囿于重理論、輕實踐的藩籬;就是矯枉過正,墮入片面強調技能訓練而忽視理論知識的泥淖。黃炎培先生的“手腦并用、做學合一”思想,一針見血地點明了職業教育中準確把握理論和實踐的“度”的問題以及兩者之間的辯證關系,為職業教育的課程改革指明了方向,意義重大而深遠,也為在職業教育課程層面的設計提供了思路。

五、職教“頂層設計”的終極目標———金的人格

黃炎培先生將對學生人格的培養作為教育的首要任務,強調“人格必須完整”。黃炎培主張的人格教育,包括教會學生怎樣做人、怎樣為人,以及理想信念等方面的品格。他認為一個人在任何環境和條件下,都要看重自己的人格價值,他引用孟子“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名言,認為只有恪守這三條信念的人,才是一個具有高尚人格的人。為此,他對青年提出如下要求:“高尚純潔的人格;博愛互助的精神;俠義勇敢的氣概;刻苦耐勞的習慣。”[8]并奉為做人的根本,稱之為“金的人格”。他把對學生的素質要求概括為“知識要切實,技能要精熟,人格要完整”。

當前教育界出現了重智育、輕德育,重分數、輕人格的傾向,不少教師和家長注重的是孩子“考試得幾分”、“奧數第幾名”、“鋼琴考幾級”、“戴上幾條杠”、“證書有幾張”等,而對孩子的人格品德、行為舉止、所思所想、喜怒哀樂關心甚少。這種急功近利的教育已經顯現出令人擔憂的惡果,西安音樂學院大學生藥家鑫駕車撞人后非但不救還捅人八刀的案例便是有力的佐證。在社會轉型、教育思想多元的歷史時期,黃炎培先生所提倡的“金的人格”的教育思想更顯彌足珍貴,它和只重視智力因素,忽視人格培養的片面教育觀形成鮮明的對照。

毋庸諱言,職業教育確實應以“職業技術” 為原點來進行教學設計和組織教育活動,但首先必須具備一個前提,即對“人與職業”、“人與技術”的內在關系有一個科學理性的把握,否則,以單一知識或技能崇拜和傳承為目的,不是以知識技能為人服務、為人駕馭、為人利用為重點,必將使人成為知識技能的附庸和奴隸。片面強調學生職業能力的培養,追求學生考證率和技能大賽名次,將原本內涵豐富的教育教學活動,簡約成“快餐式”的應試和應賽教學,忽視了學生的性格氣質、興趣愛好、職業傾向、道德修養、人文素質、理想情操等,其結果是導致職業教育淪落為“造器”的境地。

和以人格為本的價值觀相對立,對知識、技能頂禮膜拜的教育價值觀所產生的結果,必然導致職業教育的對象在受教育過程中無尊嚴、地位和自主權。在這種情形下,即使課程設計得再好、教學活動組織得再合理, 學生也只能成為知識和技能的載體,成為智能化的機器。在這種情形下,培養出來的學生往往不是只會夸夸其談、不能動手實干“兩腳書櫥”,就是只會死板地干活、不會創新、不懂做人的“干活機器”。這樣的學生一旦畢業,就會在嚴峻的就業形勢和社會競爭中無所適從, 無法安身立命,淪為滿大街亂逛的“無業游民”。

黃炎培先生的職業教育思想充分體現了“人格本位”和“以人為本”的理念。他把“謀個性之發展”放在職業教育目的首位,表現出他對人性的充分尊重,把人作為職業教育的主體和服務對象,和把知識、技能、證書、名次和設備等無生命的東西放在首位的價值觀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在當前的形勢下,這特別值得我們認真繼承、學習和探討和發揚光大,也是“頂層設計”的終極目標。

“頂層設計”的思路無疑將成為新一輪職業教育改革的必然選擇。職業教育的發展歷史表明,黃炎培的職業教育思想博大精深,有著深厚的理論和實踐基礎。深入學習和發掘黃炎培的職教思想,定能為當前我國在“頂層設計”的視野下發展職業教育提供極其豐富和有益的啟示。

 

參考文獻:

[1]新華社.中共中央關于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二個五年規劃的建議.新華社北京2010 年10 月27 日電.

[2]李重庵.職業教育吸引力問題訪談———訪民盟中央副主席李重庵.[J]中國職業技術教育,2009(12).

[3]黃炎培.職業教育該怎么樣辦———中華職業學校十五周年紀念(黃炎培教育論著選)[M]. 北京: 人民教育出版社,1993:269.

[4]黃炎培.年會詞[J].教育與職業,1918(7).

[5]朱建華,羅琴.副教授開寶馬上課自比學霸,稱全身心教書是毀滅[EB/OL].http://society.people.com.cn/GB/14705269.html.

[6]網易新聞. 廣州一年級小學生稱“長大想做貪官”.[EB/OL].http://news.163.com/09/0903/14/5I9V5S6C00011229.html.

[7]黃炎培. 黃炎培教育文集. 第3 卷[M].北京:中國文史出版社,1994.

[8][9][10]黃炎培. 提出大職業教育主義征求同志意見[J]. 教育與職業,1926(1).

[11]黃炎培. 黃炎培教育文集. 第3 卷[M].北京:中國文史出版社,1994:205.

[12]黃炎培. 斷腸集[M]. 上海:生活書店,1926.

[13]黃炎培.怎樣辦職業教育[A].黃炎培教育文選[M].上海教育出版社,1985.

[14]黃炎培.告寧屬青年同學與愛護青年同學者書[A].黃炎培教育文選[M].上海教育出版社,1985.

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中華職業教育社理事長 郝明金  更多
友情鏈接
福彩3d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