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當代我國的大職業教育觀

作者:高奇 來源:《教育與職業》 發布時間:2016-08-09

“大職業教育主義”這個觀念系1926年黃炎培在一篇題為《提出大職業教育主義征求同志意見》的文章中提出來的。六十年后的今天,在職教界又有人提出“大職業教育”的問題。這當然既非歷史簡單的重復,亦非偶然的巧合。因此,對這個問題的再次出現,有深入探討的必要。

任何一類教育要使其得到順利發展,必定要研究它的運行機制,即需要具備或創造哪些內部和外部的條件,它們各自的地位和作用,相互之間的關系,怎樣調動各方的積極性、協調各方的關系等等。黃炎培正是在考慮這些問題時,提出大職業教育主義的。

當年黃炎培積十年努力發展職業教育的經驗教訓,認識到關門辦職業教育是行不通的。因此提出:“(一)只從職業學校做工夫、不能發達職業教育;(二)只從教育界做工夫,不能發達職業教育,(三)只從農工商職業界做工夫,不能發達職業教育。”黃炎培說:“只從職業學校做工夫,使得職業學校以外各教育機關總覺你們另是一派,與我們沒有相千。豈知人們常說什么界什么界,界是分不來的。不要說師范教育,醫學教育等等都是廣義的職業教育,就是大學、中學、小學和職業教育何嘗沒有一部分關系?大學分科,高中分科,是不用說了,初中何嘗不可以兼設職業科,小學何嘗不可以設職業準備科?何況初中還有職業指導,小學還有職業陶冶呢。要是此方認為我是職業學校,與一般教育無關系,范圍越劃越小,界限越分越嚴,不互助,不合作,就不講別的,單講職業教育,還希望發達嗎?所以第一層只從職業學校做工夫是不行的”。“辦職業學校最大的難關,就是學生出路”。“怎樣才能使學生有出路呢?說幾句聯絡職業界的空話是不夠的。設什么科,要看看職業界的需要,定什么課程,用什么教材,要問問職業界的意見,就是訓練學生,也要體察職業界的習慣,有時聘請教員,還要利用職業界的人才。不只是參觀啦,實習啦,請人演講啦,都要職業界幫忙哩。最好使得職業界認做為我們而設的學校,是我們自家的學校,那就打成一片了。所以只從教育界做工夫也是不行的”。“社會是整個的。不和別部分聯絡,這部分休想辦得好,別部分沒有辦好,這部分很難辦的”。“在腐敗政治底下”,“農、工業不會好,農、工業教育那里會發達呢?國家政治清明,社會組織完備,經濟制度穩固,尤之人身元氣渾然,脈絡貫通,百體從令,什么事業會好。反是,什么事業都不會好。所以提倡職業教育而單從農、工、商職業界做工夫、還是不行的”。六十年過去了,中國社會已經發生了巨大的根本的變化,但黃炎培提出的發展職業教育的三方面條件,社會環境、職業學校本身的適應性和教育事業內部的互助合作關系,仍然是關系職業教育能否順利發展的重要條件。所以,人們今天再一次提到“大職業教育”觀念的問題是不足為奇的。

不過當前在職教界中所提出的大職業教育觀念,其背景和黃炎培當年完全不同了,其含義和內容也大大的發展和變化了。

當前教育所要解決的一個重要課題,就是怎樣建立一個主動適應和服務于目前正在進行的經濟體制改革、政治體制改革和勞動人事制度就業體制改革的教育體制。大職業教育主義觀念就是在這樣一種形勢下又被提出的。在這個思想指導之下,有可能逐步建立起主動適應和服務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教育機制.所以,其意義遠遠越過了職業教育的范圍,而成為一種宏觀的教育指導思想。一種教育觀念上的變革,將導致教育實施方面的改變。之所以這樣認為,可以從目前一般所說的大職業教育觀念的含義和作法上作如下分析:

首先,大職業教育現的含義指要在全部教育工作中,在各級各類學校教育中都要樹立起職業教育的觀念。因為人的個性差異存在,在社會主義階段社會分工存在,職業仍是人們謀生的手段。無論哪一級或哪一類教育,其最終目的都是要培養在社會分工中占一席位置,或從事某一職業的人才。各級各類學校都負有按照社會的需要,開發智力,發展個性,培養職業興趣,鍛煉職業能力,給予一定勞動的或職業的技能訓練的責任。不考慮社會職業的要求、學生個性的發展、學生今后生活出路的教育是無用的。各級各類學校都要有這個意識。

過去三十多年來,在教育界這個觀念是淡薄的,甚至連職業學校都缺乏職業觀念。這是因為在一段時期內錯誤地認為在社會主義社會不存在個人的職業問題。城市中統包統配的人事制度,政策性、福利性的就業,農村中所謂“代大二公”的人民公社,使勞動者的工作(積業)與其勞動成果、事業上的成就、謀生、個性發展都脫了節,極大地挫傷了群眾的積極性。加上在革命戰爭年代所形成的一些非職業的觀念,在情況變化之后未及時改變。如“一切聽從組織安排”,“黨叫干啥就干啥”,不提倡和給予人們就業、擇業、轉業、辭職等權利。長期以來對勞動者的政治、文化、業務素質的培養,不同個性能力的發展和就業問題,在中小學中提出的“一顆紅心兩種準備”的口號,實際上既無升學指導亦無就業指導。在學生中形成一種依賴“鐵飯碗”的就業觀念。農村中大量的勞動力得不到釋放和轉移。這種狀況今天已不能再繼續下去了。因此,提出各級各類學校都要樹立起職業教育觀念,都要對學生進行就業觀念、就業能力、就業方向等方面的教育與指導,改變過時的就業觀念,鼓勵學生從事多種經營,提倡創業精神、事業上的競爭意識和對風險的承受能力。幫助青少年適應新的經濟體制和就業體制。只有這樣才能使教育適應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發展商品經濟、開放勞務市場、實現人才流動、擴大企業自主權、以及多種所有制經濟并存等等開放搞活政策的需要。今后在對學校教育質量的評估中,培養的學生職業適應能力的狀況,將是重要的標準之一。

其次,教育特別是取業教育與經濟和社會發展要實現其相互依靠的關系,就必須與社會和經濟的需求息息相關,不能關門辦學校,也不能單打一的辦學就普教而言,當然主要是進行基礎教育。但根據我國的現狀,在農村正在實驗如何通過義務教育階段同時給學生以初級職業培訓。我國小學畢業生升入高等學校的占畢業生總數的5%-6%,農村為4%。百分之九十多的青少年需要中、初級職業培訓,所以,普通中學也必須考慮和創造條件開設一定的職業選科,給予某些職業訓練,以適應青少年的就業要求。

職業學校凡是辦得好的,都是具有綜合性的,學校為多層次、多功能、多種類型辦學,面向社會的。如大同煤炭工業學校現有普通中專班、成人中專班、電視大學、代培的短訓班等各種層次,具有職前教育、職后教育,長班、短班、綜合培訓、單工種培訓等各種功能。它是部屬學校,但也面向社會,為各省和地方培養人材。學校辦有工廠,每年產值一百多萬元,利潤四、五十萬元。中專如此,技工學校和近年來出現的短期職業大學、職業高中也是這樣。也只有這樣,職業學校才能生存、發展,而不至辦死。這是當前職教界談論得最多的“大職業教育即思想。

第三,當前在一些大企業和農村出現就業前和就業后教育相通及一體化的趁勢我國一些行業如石油、煤炭、鋼鐵等等的大企業都有自己的教育系統、教育中心或培訓中心。辦有從幼兒園、小學、初中、高中、技校、中專、職工大學、黨校等一系列的學校。其中有些學校既負擔職前教育,也負擔職后教育,并與崗位職務培訓工作相結合。

在農村,國家教委職教司提出建立一種以大專學校為后盾,縣辦中級示范性職業學校為骨干,廣泛聯系各種培訓機構具有本地特色的職業教育網絡。許多縣級領導已經認識到追求升學率的結果是使縣內人才外流。省級教育的重點應為地方經濟發展服務。在縣一級要形成一個一體化的教育網絡。

這種行業的教育系統和縣以下的地方基層教育系統的形成是一個很值得注意的現象。它可以使教育事業更緊密地與社會經濟發展聯系起來,有助于職業前途教育和終身教育的實現,有助于突破目前教育行政管理上的條塊分割、部門所有、政出多門的現狀。在教育經費的籌措和管理上也有優勢。特別是隨著農村經濟改革的深入,農村要從自給型小生產向規模型生產轉化,沒有地方統籌規劃的教育,特別是多種類型的職業教育的發展,是難以實現的。這是大職業教育的又一重要意義。

第四,我們國家要參與國際經濟交流,發展外向紐經濟,職業教育的眼光就不能僅僅朝著國內,必須面向世界研究世界市場的動向、要求和技術水準。要以國際通用技術標準,培養一批高技術工人,才能使產品順利打入世界市場,才能在競爭中取勝。我國出口初級產品很多,后加工的能力低、技術差是很大的問題。雖然我國人口眾多,可以發展勞動密集型的產業,但技術立國則是根本之計。為參與國際經濟交流和技術交流,進行勞務輸出或發揮勞務優勢,實現開放、搞活的國策,辦職業教育必須有面向世界的“大職業教育”觀念。

總之,我認為當前大家所談的大職業教育觀念,是一個很值得提倡和宣傳的思想。不僅在職業教育界要提倡和宣傳大職業教育主義,而且要在整個教育界宣傳這個思想,積極改變關門辦學的傾向,使學校獲得一種主動適應改革要求的運行機制。這里需要說明的一點是,這種主動的適應,和過去在“左”的思想路線干擾下搞的“開門辦學”只開門不辦學,歸根結底是取消教育是根本不同的。大職業教育思想是為了強化教育的作用,擇高教育的社會的和經濟的效益,從而達到改進和提高教育和教學的質量的目的。


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中華職業教育社理事長 郝明金  更多
友情鏈接
福彩3d开奖结果